第六十一章 老廟遇殺手

|

許聞打聽了一下張淩峰,沒有人說有見過他。張淩峰自從張素志自首以後,也就被許聞一腳踢出去晨東。這次不知道是怎麽混進這裏的。許聞看著陳琦玉依舊還會有不安全的模樣,心裏已經起了殺心。

不能因爲許聞兩個人的事情就影響整個公司的爬山的樂趣,所以許聞還是和陳琦玉兩個人一起同去爬山。不過爬著爬著,許聞就帶著陳琦玉往一邊走去。

許聞事先就問過,這個山腰上有兩個寺廟,一個已經破敗了,所以基本上沒有人去,都是去新的寺廟。許聞帶著陳琦玉的方向就是老寺廟。

漸漸的偏離人群,周圍也逐漸的安靜了下來。陳琦玉也放開了一些,走在許聞的前面蹦蹦跳跳的笑著。許聞看著陳琦玉能夠從昨天的事情裏面走出來,也很是開心。

走了幾個小時,到了山腰上,不遠處就是一個古老的寺廟,灰牆灰瓦,已經是破敗不堪。陳琦玉走前面,說道:“我爸說過,越老的寺廟就越靈,現在這些年輕人都只看著新寺廟,其實一點都不靈驗,沒有靈氣。”

許聞呵呵一笑,在國外聽多了教廷,也滿不在意的說道:“你爸還信佛。”

“恩,他以前經常帶我去寺廟,不過我不喜歡,後來也就不帶了。”陳琦玉率先的從寺廟門口走進去。

寺廟不大,大門走進去就是一個很大的庭院,中間擺著一個巨大的銅鼎,裏面滿是燒香剩下的竹簽,周圍滿是灰層。不過好似寺廟裏面還有人在住,所以都還算幹淨,至少沒有蜘蛛網,而且佛像面前也有幾盞油燈燒著。

陳琦玉倒是有模有樣的對著銅鼎拜了拜,然後四處晃悠。突然,一扇破門突然吱呀一聲被推開,陳琦玉給嚇的一聲尖叫,躲在許聞的身邊。

木門被推開後,走出來一個穿著灰袍的和尚。和尚看見許聞兩人,也是一愣,然後敬了一個佛禮,說道:“這裏已經很久沒有香客過來,兩位施主是迷路了嗎?”

陳琦玉滿臉好奇的看著和尚,和尚身上穿的僧袍已經很是破爛,到處都是補丁。不知道什麽原因,僧袍都好似小了一拳,穿在和尚的身上有些不倫不類。

“不是,我們是特意聽說這裏有一件老寺廟,所以才過來的。”陳琦玉笑呵呵的說道。

和尚點了點頭,說道:“很抱歉,我這裏長久沒有人過來,小僧又有些偷懶,所以有些髒亂,只望佛主不要見怪。”

許聞呵呵一笑,說道:“如果佛主知道大師獨自一人在這裏宣讀佛法,肯定會贊揚你的。”

和尚點點頭,引路說道:“那既然小僧與兩位有緣,那就進去敬拜一下佛主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和尚在前面帶路,許聞跟在後面,將陳琦玉護在身後,使了一個顔色,讓陳琦玉小心,和尚有問題。和尚在前面走著,然後抖了抖蒲團上面的灰層,有些歉意的說道:“不好意思,一直都是小僧一個人,所以您二位委屈一下。”

陳琦玉想了想,走到另外一邊離著和尚遠一些的蒲團上,跪下來雙手合十。許聞也有模有樣的跪了下來,閉上眼睛。

站在身後的和尚原本慈善的臉上頓時露出凶狠的光芒,從袖子裏面摸出一把鋒利的匕首,悄悄的走到許聞的身後,揚起手就捅了下去。

許聞嘴角冷哼一聲,很是自然的往下一拜,就躲過了和尚這一刺。和尚以爲是自己失手,准備再刺的時候,突然胸口一疼,低頭一看,就看到胸口插著一把黑色的短刀,直入刀柄,頓時血流不止。

許聞迅速的把陳琦玉護在身後,一臉警惕的看著和尚,很顯然,那把匕首,就是他的傑作。

“你是怎麽發現的。”和尚抽出短匕,匕刃並不長,不然自己在匕首射出的時候,也就會發現了。

許聞笑了笑,說道:“這裏空氣裏迷茫著一股血腥味,雖然很淡,但是還是被我發現了。而且僧人的衣袍都是很寬大的,而你,很顯然是殺了那個和尚,然後穿上衣服。這麽多的破綻你居然還能夠演下去。”

殺手呵呵一聲,說道:“觀察力不錯,可是也不能讓你活過幾天。”

“那你能夠在我臨死之前告訴我,是誰讓你來殺我的嗎?”許聞弱弱的問道。

殺手笑了笑,說道:“廢話少說,來受死。”

說完,殺手拿著手裏的匕首就沖了上來,許聞迎上前,對著陳琦玉喊道:“你出去找晨東的人,記得打電話給白彤,讓她火速過來救我。”

“現在才想著叫救援,是不是太晚了一點。”殺手被許聞一個格擋推後幾步,一臉陰邪笑容。

許聞搖搖頭,說道:“不晚,你又不知道我叫救援過來幹什麽。”

殺手疑惑道:“難道不是來救你嗎?”

“nonono”許聞伸出食指搖了搖,憑空一閃,一把黑色的短匕出現在許聞的手中,說道:“我是讓她來給你收屍的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殺手發出一絲怪笑,說道:“你是我見過最可愛的死人。”

殺手說完死人兩字,整個人就沖了上來。許聞也不虛,挺身迎戰。兩個人很快的就纏鬥在一起,一時間金鐵碰撞聲音不覺于耳。

殺手學過一些功夫皮毛,不過更多的是部隊裏面的殺人格鬥術。殺手原先是部隊的特種兵,後來因爲觸犯了紀律被趕了出來,因爲生存關系,被逼的進入殺手這一行。

部隊的特種兵不是一般人,每個人都經曆過非人的折磨和訓練篩選下來,每一個人特種兵都是一個殺人利器。可是殺手卻越打越心驚,自己每一次淩厲的攻勢都被許聞輕松的化解,已經打過交手十幾次,自己不但沒有占到便宜,卻被許聞的短匕給割了幾道很深的口子。

“到底是誰派你過來的,我饒你一次。”許聞再次在殺手的身上劃出一條血痕。

殺手已經氣喘籲籲,先前莫名的中了一下匕首就已經讓他受傷不淺,現在身上已經不少于十條口子,這麽多的血留下來,都也讓一個人慢慢的死亡。

“我不會告訴你的,你死了這條心吧。”殺手再次上前。

許聞搖搖頭,這個殺手與自己的差距太過于明顯, 如果許聞想要殺他,只需要一招,但是許聞就是想知道,到底是誰這麽想要自己死。

“我說真的,你說出來,我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“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沒有兩個人一起出去的說法。”殺手依舊拒絕,但是眼裏已經有了看破生死的光芒。

許聞歎了口氣,說道:“好吧,我暫時還不想死,那你就死吧。”

說完,還不等殺手反應過來,許聞整個人就猶如一道殘影一般,瞬間消失在原地,閃在殺手的背後,殺手還來不及反應,只覺得後背心一涼。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什麽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許聞,說道:

“我輸了。”

隨後,殺手直挺挺的倒地,就死氣絕。就在同時,一大堆警察突然包圍這件古老的寺廟,外面有一個大喇叭喊著:

“裏面的人聽著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,放棄武器,趕快投降。”

更換顔色

舉報本章書評(0)收藏
點擊獲取下一章節